當前位置:主頁 > 情感 > 出軌 > 當出軌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得不面臨的問題

當出軌成為他們生活中不得不面臨的問題

2019-10-20 18:18:21   來源:未知
文章導讀

1 對有些人來說,出軌是對未來一眼望到頭的平凡的恐懼,是對死氣沉沉的生活的一種反擊。 上一次和安琪見面,還是五年前的同學聚會。安琪一見到我,便有點興奮地拉我進屋。 安琪和父母及丈夫住在上海一套40平不到的兩居室,堆滿雜物的陰暗樓道通往五樓,一梯六戶的其中一戶,就是安琪的家。和大多當地人一樣,安琪居住著長輩留下的一套局促的靠近市中心的房子,交通便捷,面積不夠。有能力的下一輩貸款買房,沒能力的就如安琪一家,擠在一起生活。擁擠的房間雜亂的堆放著生活物品,安琪的父親偷偷跟我抱怨家里像垃圾桶,怎樣也收拾不干凈。而母親專制又急躁,家里總是大小沖突不斷。 安琪患慢性疾病9年,丈夫是在患病前就在一起。家人及朋友都覺得丈夫人好,即便安琪內心不甘,但因為這病有人愿意結婚就不錯了的心態,還是在戀愛接近5年時結了婚。兩年前安琪不小心懷孕,孩子不能要,疾病又因為身體負擔加重而復發,一直在家休養。這樣的環境卻很難令她平靜下來。 屋子里彌散著一股子中藥味,安琪半倚在床上,手指一下一下敲擊著手機屏幕。她輕聲跟我抱怨:他也就人品不錯,其他沒有能拿的出手的。安琪對這段婚姻極不滿意,從開始就是。她對丈夫,有些許依賴,但更多的是看不

  1

  對有些人來說,出軌是對未來一眼望到頭的平凡的恐懼,是對死氣沉沉的生活的一種反擊。

  上一次和安琪見面,還是五年前的同學聚會。安琪一見到我,便有點興奮地拉我進屋。

  安琪和父母及丈夫住在上海一套40平不到的兩居室,堆滿雜物的陰暗樓道通往五樓,一梯六戶的其中一戶,就是安琪的家。和大多當地人一樣,安琪居住著長輩留下的一套局促的靠近市中心的房子,交通便捷,面積不夠。有能力的下一輩貸款買房,沒能力的就如安琪一家,擠在一起生活。擁擠的房間雜亂的堆放著生活物品,安琪的父親偷偷跟我抱怨家里像垃圾桶,怎樣也收拾不干凈。而母親專制又急躁,家里總是大小沖突不斷。

  安琪患慢性疾病9年,丈夫是在患病前就在一起。家人及朋友都覺得丈夫人好,即便安琪內心不甘,但因為這病有人愿意結婚就不錯了的心態,還是在戀愛接近5年時結了婚。兩年前安琪不小心懷孕,孩子不能要,疾病又因為身體負擔加重而復發,一直在家休養。這樣的環境卻很難令她平靜下來。

  屋子里彌散著一股子中藥味,安琪半倚在床上,手指一下一下敲擊著手機屏幕。她輕聲跟我抱怨:“他也就人品不錯,其他沒有能拿的出手的。”安琪對這段婚姻極不滿意,從開始就是。她對丈夫,有些許依賴,但更多的是看不起。

為日本v

  丈夫小時候家境不錯導致被養成了“媽寶”,好吃懶做,不上進,甚至不愿工作,對家庭缺乏責任感,抱著自己接受了一個病人的想法,對安琪也不太好,兩年前不聽勸阻,帶著不切實際的想法創業,因為自己不善交際等的短板,還一定要剛流產2個月的安琪陪著跑,結果折騰掉本就不富裕的家庭的10萬塊,結果也是失敗。“那段時間,是我最想離婚的時候,父母也旁敲側擊的表示支持。”又是因為疾病,安琪認為再沒人會愿意接受這樣的她。始終下不了決定,一拖就拖到現在。

  而安琪自己是有較好的工作能力,和對事業的想法的。但不能勞累,以及斷斷續續不太穩定的身體狀況讓她沒辦法對自己的職業有好的規劃,只能打游擊似的找一些輕松的活兒干。她就像呆在一個沒有門窗的房間,有著滿身力氣卻始終沖不破疾病的牢籠,筋疲力盡頭破血流,內心壓抑而苦澀。如果不是因為疾病,她原本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和選擇。

  安琪翻出以前的照片,眼里綻放出久違的神采,“過來看看”,我走過去,靠著她,一起翻看相冊。生病前的安琪正是20出頭的年紀,身材勻稱容貌姣好,是人群中的焦點,身邊追求者眾多,那是安琪最好的時候,優越感無法控制的升騰。“現在你看,吃藥吃成了這副鬼樣子”,她摸著自己凸起的肚子,苦澀的笑笑,臉色瞬間像開敗的花兒般謝了下去。

  但命運的轉輪不會因此停滯,它像一只巨手,緊緊扼住安琪的喉嚨,掙脫不得。

  認識曹亮是因為朋友,熟起來是因為幫他追女生,女生沒追到,自己倒陷進去。

  曹亮并不介意安琪的狀況:患慢性疾病,結過婚,甚至不能生孩子。安琪細細把他的好數給我聽“冬天的時候一起吃飯,喝那種鐵罐裝的椰奶,他怕我冷,偷偷把椰奶放到衣服里面,拿出來的時候,椰奶沒怎么熱,肚子卻冷掉了。”

  “他家條件也不好,他為了我把房子置換了,留出了30萬不能動的錢,說是以防我以后萬一病需要用錢。”平時對她生活的關懷,情緒的照顧,尊重她的意見,為她做許多事。等她但不逼她離婚。對比丈夫的漠然,她迫不及待想立刻跟他在一起。

  “現在想想,我是急于擺脫現在的生活狀態,急于告別過去。”她遇見曹亮的時候就像遇見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必須緊緊抓牢。但過了一開始非他不可的沖動期,她慢慢冷靜下來。曹亮并不是她內心的理想人選,她愛曹亮,但或許更愛自己。對曹亮的愛便成了附加各種條件的愛,漸漸又生出許多不滿來。而丈夫在經過一次長談之后也有了一些好的改變。但她依然不能滿足,曾經放不下的優越感以及不能使勁的工作能力,讓她隱隱有種他們都配不上她的感覺。

  出軌者們內心充滿自責、焦慮,被社會道德評判影響,本身也在煎熬中,卻往往不愿面對內心的痛苦,而把手指向了外在:都是對方不好。用這種方式來躲避內心的煎熬和痛苦。但從對自己的角度來說,如果家庭早已沒有愛,早已充滿了各種問題,出軌也是對自己的一種救贖。

發vs地方

  電影《廊橋遺夢》劇照

  討論的是婚外戀情和中年危機

  對將來的不確定感讓她無從選擇,一直在糾結。因為做不了決定而詢問了家里的大長輩,并未得到認同,長輩生氣的同時要求她必須先結束這段關系。沒有人真正關注她內心的感受。

  而朋友們則態度不同,如果能在離婚前找到合適的“接盤俠”是對她的現狀最好的安排。

  安琪面色憔悴,有很重的黑眼圈,因為焦慮,常常睡不好。她必須盡快在兩個人之間做一個選擇,或是兩個都不要。她很清楚這樣的三角關系不能拖延太久。我抱了抱她,她把頭埋在我的肩窩里,一聲不吭。一會又推開我,笑嘻嘻的說:“記得常來看看我。”轉身留下一個落寞的背影。

  三角關系還在繼續,安琪還在猶豫。

  2

  從國家民政部《2015年社會服務發展統計公報》公布的離婚率來看,中國的離婚率成上升趨勢,從2008年的1.71到2015年的2.79‰。

阿女

啊說都v

  而北京大學社會調查研究中心聯合百合網婚戀研究院在2016年1月10日發布《2015中國人婚戀狀況調查報告》也顯示,女性在婚姻生活中壓力越來越大,同時有外遇、找“小三兒”的女性比例提高,在婚姻生活中,“7年之癢”已經變成“5年之癢”,婚后3-5年出現危機的比例最多。婚姻破裂的家庭中,確實有一半是因為第三者插足。而在婚姻中出現第三者的情況中,男、女方占比相當,各占20%,而雙方都有出軌的情況也不鮮見(近10%)。所以單方面指責男性出軌顯然并不公平,女性出軌的情況也并不少。

都v手勢

  雖然他們對出軌的后果表示后悔,認為自己是稀里糊涂的婚外情了,但與此同時也承認出軌給自己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刺激感。

  人們做一些事情,動機都是很復雜的。多種動機在一起,滿足了自己內心的多種需要。

  蘇樂一直在尋找一個能懂他的人,即便已經結婚10年并有一個7歲的兒子。“但我不會離婚的。” 他只是精神出軌。

  打電話約蘇樂時,他執意將見面地點約在我家附近,因為他有車,比我方便很多。見到他時,他剛結束一天的工作,帶著些疲憊,對我抱歉的笑笑“不好意思來晚了。”處女座的蘇樂體型微胖,神情帶著些靦腆,語速不快,聊天的時候保持微笑,給人一種溫溫柔柔的印象。總是穿一雙很干凈的白色球鞋,天氣再熱,標配都得是一件T恤披一件短袖襯衫,我問他為什么要這么穿?他說:“這是在裝斯文,裝有修養。”就像他裝得對什么都顯得無所謂,內心卻很在意的態度。

  蘇樂的婚姻是父母的壓力,自卑(他愛的人不愛他,所以覺得和一個愛他的人在一起也好)和責任組成的。婚后,責任變的更多了,但都不是因為愛。“我花了60%的精力在家庭里。” 蘇樂不愿意離婚,或許更多的是因為不舍自己的付出。談到對待如果妻子出軌,是否會原諒,他的態度是談不上原諒,而是不在乎,無所謂。

  蘇樂成長在一個普通的家庭,父母是老實本分的普通國企員工,勤勤懇懇干到退休。和大多中國式父母一樣,打壓式的教育方式讓蘇樂自卑內向。在父母的期望里,希望他的人生,也能普通老實,安安全全就好了。而蘇樂原本也以為,自己會如父母期望般的生活下去。

  27歲工作靠自己努力做到日企中層,結婚,父母已相當滿意。但或許是活著就是折騰,或許過于安逸,蘇樂自覺遇到瓶頸期,沒有了上升空間,瞞著父母毅然辭職,決定開淘寶以及炒股。結果自然是失敗的。對產品不了解,也沒有運營經驗,很快敗下陣來。股票虧損又不死心,斷斷續續折騰了兩年,后來的大部分時間都浪費在游戲中逃避。

  “當時自信心跌落谷底,內心很受傷,還要女人養我,覺得自己就是廢人一個。” 但妻子并沒有太多怨言,包括后來蘇樂回上海工作,留懷孕的妻子一個人在外地工作及生活,“回憶那段時間,我對她還是很感恩的”。蘇樂回上海找工作,并不如他想象的順利,日企的順遂讓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不善表達和交際的他錯過了很多機會,后來想鍛煉一下自己,到一家公司做銷售。但老板的出爾反爾,為數不多的同事間的勾心斗角,都讓蘇樂生活在水生火熱中。

  當蘇樂考慮自己的去留時,老同學找到他,尋求創業合作,當下辭職決定合作。這舉動大大刺激了求安穩的父母。父母得知后,大發雷霆,極力反對。“他們覺得我是很死板的人,不是做生意的料,肯定不會成功。而且當初父母還以為要放棄相對比較好的日企工作。最后只能騙他們在上海找到了工作,才混過去。”現在的蘇樂,是一家魚缸用燈公司的老板,雖然并沒有因此而發了財,不過公司狀況經營的還不錯。

  孩子出生后,妻子辭職回上海,蘇樂在外打拼,妻子則專心在家帶孩子。但雙方父母的介入以及孩子的教育問題是夫妻矛盾產生的關鍵點。蘇樂是理性派,崇尚平等,把孩子當大人看,按規則辦事,賞罰分明。而妻子是感性派,更喜歡隨著自己的性子來,心情好的時候和孩子很親密,而不高興的時候,對孩子就兇的很。蘇樂很不贊同這樣的做法,經常為這個嘮叨妻子,特別是孩子最后如蘇樂預言一般變的不聽話后。原本就不愛的感情,因為孩子的緣故而越來越淡。

sav

  “我認同所有人出軌。出軌的種種原因,總體就是有更高的要求,你的家人滿足不了導致的,這個是追求更好的品質造成的,動機沒問題,所以我認同。但不代表我贊揚。”這是他矛盾的地方。“人都是有靈魂的,TA不是你的物件”蘇樂始終覺得人最終是孤獨的,兩個人不可能一直同步,這或許也是他不斷精神出軌的原因。

  從表面上看,出軌的行為是有悖社會道德,受世人譴責的。但國家二級心理咨詢師、張怡筠情商工作室咨詢師、自由心靈心理工作室的創辦人Mary卻有著不同看法。

  Mary認為,每個普通人都是排斥出軌的,這是社會道德教育后的反應。但作為心理咨詢師,關注的其實并不是出軌這個行為本身,而是它背后的實質。從心理上來講,有的出軌行為看似是背叛了婚姻和家庭,但也是拯救婚姻和家庭的一個出口,既滿足了自己的生理或者心理需求,又不會真正破壞自己的家庭。更具像化的說,所有的行為背后,都是在追求2點很重要的心理滿足:重要感和歸屬感。

  為了孩子,蘇樂也不希望婚姻破裂,而精神出軌,可能是他尋求平衡,保全家庭的方式。

  3

  比起蘇樂,另一位朋友靜雯則持一種“開放性關系”的觀點。

  工作結束后,我約靜雯一起午餐,她一邊說好的好的,你等我一會啊,一邊又手指飛快的回了一封郵件。我們面對面坐在公司附近的茶餐廳,靜雯只點了一份蔬菜一份湯。“怎么吃這么少?”我問。“最近減肥啊,肉都快遮不住了。”說完先笑了起來,露出一口不太整齊的牙齒。

  不愿和公婆住的靜雯代表了大多女性的想法,沒有房子的他們,結婚5年一直和靜雯父母住在一室一廳的房子。有了孩子之后,因為孩子的生活日常及教育問題,經常和婆婆吵架,關系降到冰點。而另一邊,靜雯的母親強勢而急躁,常因瑣事指責靜雯的丈夫,甚至發展到不和父母打招呼,不說話的地步。

  或許迫于“三夾板”的壓力過大,當女同事拋來橄欖枝,他毫不猶豫的接了過去。女同事住附近,那段時間,他每天提早45分鐘出門,和女同事一起走去地鐵。如果開車,又會順道將她捎回來,已經被鄰居看到多次,并八卦地詢問靜雯的母親。

  “但我對這事的底線很低,因為我也是這樣的。”靜雯和丈夫談了一次,“你在外面有人,你怎么玩,只要別讓我知道,我就不管,但是不要弄到父母這里鄰居朋友都知道,父母這不能做人。”

說發v

  而靜雯本身,也已在婚后有過多個性伴侶。最近這個是她提的分手。“太嚇人了。”她搖搖頭,對方家庭不合,最近在辦離婚,有兩個孩子。最近一直糾纏靜雯。“我不會離婚的,老公有車有房,孩子也3歲了。也更不可能當別人孩子的媽。”于是她干脆利落的斷絕了關系,“反正重新找一個也是很快的,又沒什么感情,但給自己帶來麻煩就不必要了。”她身邊的很多朋友都有出軌行為,尋求關愛的,滿足丈夫滿足不了的肉體欲望的,“不然怎么辦呢?跟我一樣都不可能離婚的,年紀大了總歸還是回歸家庭,現在最多就是玩玩罷了。”

  出軌是一種背叛行為,也是一種人際關系的重構。它表達出一種渴望和缺失,出軌的核心原因是人們可以借此找到一種對感情相通、新鮮感、自由感、自主權和彌補自身缺口的希望,或者是面對生活的缺失和悲哀時,試圖重獲活力的渴望和向往。與其說他們是在尋找另一個另一半,不如說他們是在尋找另一個自己。只有一點可以肯定,“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出軌后自己再也無法回歸到原先的婚姻戀愛軌道上。”

  曹亮最近正準備裝修置換的新房,設計的過程中一直詢問安琪意見,盡量滿足她的需求。她清楚這種狀態下去參與新房的裝修并不合適,內心也一直愧疚和矛盾。但這個過程讓安琪慢慢的有了更多的安全感和幸福感,以及對未來美好的憧憬,心里的秤又更偏向曹亮一些。

  臨走時,安琪眼神清亮的看著我,“我不知道未來究竟會怎么樣,暫時先享受當下吧。”

提示:支持鍵盤“←→”鍵翻頁

最新推薦

精彩專題

出軌
重庆时时彩如何取款 拉菲彩票苹果 想出国拍av赚钱 如龙极竞技场能赚钱吗 斗南赚钱 太子彩票苹果 1分快三押大小单双技巧 湖南幸运赛车冠军 梦幻175跑宝宝环真赚钱 捕鱼大师安卓版1.91 一般人能抖音上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是正规的吗? ag平台为什么总赢不了 体育彩票大乐透计算技巧 飞艇计划软件稳定版 pk10人工计划六码 微信里面什么游戏可以赚钱